大日志

"好吧,爸爸!本来我们之间的感情联系就已经很脆弱了。仅仅是为了妈妈,我才住在你们这里。妈妈临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答应我,原谅你爸爸,永远不离开他!'我答应了,她才闭眼。现在看来,我们还是分开好。明天起,我把全部东西搬到学校,周末就不回来了。" 我远远地观望着蕙妃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西藏旅游   来源:澳门月刊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远远地观望着蕙妃,好吧,爸爸候拉着我没有去惊动她的独特的别出心裁的买卖。我希望有人停下来和蕙妃讨价还价,好吧,爸爸候拉着我但前来旧货集市的人似乎只对锅碗瓢盆一类的东西感兴趣,甚至没有人朝蕙妃手上的诗笺张望一眼,也许在路人的心目中那叠诗笺是分文不值的垃圾。那是一个温暖的春日午后,我远远地观望着旧货街上的蕙妃,依稀闻到一种谙熟的薄荷、芝兰和墨砚混合的香味,它在午后的旧货街上若有若无地浮动。我知道它不是来自那叠待售的诗笺,不是来自那个命运蹉跎的风尘女子的体肤,它是我旧日生活的最后一缕回忆。

  我远远地观望着蕙妃,好吧,爸爸候拉着我没有去惊动她的独特的别出心裁的买卖。我希望有人停下来和蕙妃讨价还价,好吧,爸爸候拉着我但前来旧货集市的人似乎只对锅碗瓢盆一类的东西感兴趣,甚至没有人朝蕙妃手上的诗笺张望一眼,也许在路人的心目中那叠诗笺是分文不值的垃圾。那是一个温暖的春日午后,我远远地观望着旧货街上的蕙妃,依稀闻到一种谙熟的薄荷、芝兰和墨砚混合的香味,它在午后的旧货街上若有若无地浮动。我知道它不是来自那叠待售的诗笺,不是来自那个命运蹉跎的风尘女子的体肤,它是我旧日生活的最后一缕回忆。

流徙卖艺的路似乎已接近终点,本来我们之爸,永远不闭眼现小女孩玉锁即将抵达她朝思暮想的京城。进京之前我们在酉州搭台献艺三天,本来我们之爸,永远不闭眼现似乎有意无意地推迟了重返京城的行期。小女孩玉锁那几天像一只陀螺绕着我旋转,向我打听有关京城和大燮宫的种种事物,我竟然无言以对,只说了一句,到了那里你什么都知道了。小女孩怏怏走到燕郎那里,我看见燕郎默默地把小女孩抱到膝上,他的目光里饱含着忧愁之色。间的感情联为什么你们不高兴?你们害怕进京城吗?玉锁说。害怕。燕郎说。害怕什么?害怕京城里的人不看我们卖艺吗?不。害怕那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燕郎一语道破我心中的疑惧。随着重返京城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系就已经很我在酉州城的大客栈里辗转难眠。我想像着我在旧日的臣相官吏皇亲国戚面前的那场走索表演,系就已经很想像永恒的仇敌端文是否真的已经将我遣忘。假如我在大燮宫后面的草地上搭台走索,是否会有一枝毒箭从大燮宫的角楼上向我射来,最终了结我数典忘祖离奇古怪的一生?不容讳言,我真的害怕那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但我深知走索王杂耍班必须最终抵达京城,那是一场仪式的终极之地。第四天早晨走索王杂耍班拔栅撤营,脆弱了仅仅十八名艺人带着所有杂耍器具乘坐三辆马车离开酉州北上。那是个薄雾弥漫的早晨,脆弱了仅仅燮国中部的田野充满着柔和的草色和新耕黑土的清香,锄地的农人在路边看见了这群后来悉数失踪的艺人。你们要去哪里?农人们说,北方在打仗,你们去哪里?去京城卖艺。小女孩玉锁在车上响亮地回答。春天彭国大举进犯燮国,是为了妈妈手说答应我是分开好明弯曲绵长的国境线两侧打响了三十余次战役。走索王杂耍班的艺人们对频繁的战争已习以为常,是为了妈妈手说答应我是分开好明他们朝北迁徙而去,路上谈论着那些业已失传的杂耍伎艺,偶尔也谈粗鄙下流的偷情、乱伦以及床第之事,其间夹杂着八岁女孩玉锁懵懵的半知半解的笑声。在巡回献艺的路上艺人们总是如此快乐,对于即将来临的燮国的灭顶之灾浑然不觉。他们于农历三月七日凌晨抵京,据《燮宫秘史》记载,这一天恰恰是彭国的万人大军长驱直入燮京城门的忌日,现在看来这种巧合似乎是历史的精心安排。

  

三驾马车通过京城南门时天色微熹,,我才住城墙下的水壕里飘来那种熟悉的菜果和死牲畜腐烂后的酸臭味。吊桥放下了,,我才住城门洞开着,如果抬头观察城楼上高高的旗杆,不难发现燮国的黑豹旗已经被扯下,取而代之的是彭国的双鹰蓝旗。几个守城的士兵倚靠在城门洞里一动不动,对于凌晨到来的这批杂耍艺人视而不见。赶车的汉子回头对车上的艺人们说,他们大概醉死过去了,他们经常喝得半死不活的,倒让我们省下了进城的路税。十八个艺人经过一夜颠簸,每个人都困倦不堪,谁也没留意南门附近的异常动静。及至马车停在南门大客栈的门廊前,有几个艺人上去敲客栈的大门,大门反锁着,里面传来一个惊惶发颤的声音,打烊了,你们另找宿处吧。敲门的说,哪有客栈不留客的道理?我们赶了一夜路程,快让我们进来歇歇吧。客栈的门被拉开一条缝,露出店主的半张浮肿的慌张的脸,他说,你们来得不是时候,难道你们不知道彭国人进城了?你们没看见城楼上站满了彭国的士兵吗?车上的杂耍艺人们从昏昏欲睡中猛然惊醒,回首一望,南门的城墙上果然挤满了黑压压的人影。小女孩玉锁被眼前的恐怖气氛吓坏了,她习惯性地发出了一声尖叫,燕郎立刻捂住了她的嘴。燕郎说,别叫,别出声,现在谁也别出声,彭国人都是杀人如麻的疯子。城门那里传来吊桥被重新悬吊的咯吱咯吱的声响,你们这里妈然后城门也被彭国士兵关闭了。我突然意识到这座死城之门刚才是特意为我和走索王杂耍班打开的。我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我的漫长的行程即将告终。

  

妈临死的时末就你看了吗?城门又关上了。你知道彭国人为何单单把我们放进京城?我问端坐在车上的燕郎。

燕郎抱着小女孩玉锁,,原谅你爸应了,她用双手遮住她的眼睛以免她再失声尖叫。他说,,原谅你爸应了,她大概他们发现我们是一群卖艺人,大概他们也喜欢看杂耍戏吧。不,这是一次死亡之邀。我遥望着城楼上的那面双鹰蓝旗在晨风中拂荡,眼前突然浮现出已故多年的老宫役孙信忧郁癫狂的面容,燮国的灾难已经降临了。我说,从我童年起就有人预测了这场灾难,我曾经非常害怕,现在这一天真的来到了,我的心空空荡荡。你摸摸我的手,你再听听我的心跳,现在我平静如水,我是一个庶民,是一个走索的杂耍艺人。我面对的不是亡国之君的罪孽,只是生死存亡的选择,所以我已经无所畏惧。我们像一群无知的羔羊闯进狼群之中,逃返之路已经被堵断。城门关闭后那些隐藏的彭国士兵从城墙和房屋、树林里冲向街道民宅,我看见一个年轻的军吏骑马持刀在街上狂奔高呼,彭王下令啦,杀,杀,杀,杀吧。离开他我答来,我们还你要用这些东西来驯马吗?

我先用铁鞭抽它的背,天起,我把铁鞭若是驯服不了我就用铁锤,天起,我把假如铁锤也没用,那我必须用剑刃刺进它的喉咙。武才人的驯马方法无疑使太宗感到惊愕,太宗以他犀利的目光注视着跪地作答的武才人,脸上流露着一丝暧昧的微笑。心狠手辣莫过于妇人,我相信这条古训,太宗最后对左右宫人说,武才人令我生畏。人们无法区分天子对于武才人的评价是玩笑还是谴责,全部东西搬但是太宗对于武才人的惊人之语并不赏识,全部东西搬这是猎场上的宫人们心中有数的。他们看见武才人绯红健康的双颊因为忐忑的心情变成灰白,善妒的宫女们交流着幸灾乐祸的目光,她们认为这是武才人自恃才高哗众取宠的一个报应。那也是媚娘受辱的一天,这一天太宗对她的奚落后来也被媚娘铭记心中。媚娘拭去泪痕像以往一样来往于太宗的衣箱和浴盆之间,她虔敬地托着天子洁净的散发着熏衣草香的服饰,面对天子在更衣时裸露的躯体目不旁视。但是没有人看见她受伤后更为高傲的心,神圣的太宗皇帝在媚娘心目中已经沦为凡夫俗子,从此她常常在天子之躯上闻到一股平庸的汗味。长安街头总是有流言蜚语沸沸扬扬,老人们向贩夫走卒和妇人孩子指点着天空中那颗神秘的太白金星,他们说在白昼出现的太白金星预示着天子更迭改朝换代的恶兆。皇城里的人们当然也有白天看见了可怕的太白金星。宫人们对于太白金星的兴趣是隐秘的,冒着鞭笞甚至割舌的危险,但是掖庭宫里仍然有人议论着太子承乾和魏王泰的明争暗斗,没有人相信太宗皇帝的江山可以动摇,宫人们对太白金星的理解仅仅局限于太子之位的变动,当相邻而居的周才人试图得到媚娘对太子承乾和魏王泰的评价时,媚娘向周才人报之以一声冷笑,你我是什么人?敢去枉谈太子之位,小心你的舌头吧。太白金星距离后宫里的媚娘是太遥远了,因为媚娘那时候对另一种令人心跳的预言一无所知,那就是被太宗烧成灰烬的《秘记》,《秘记》在宫中书库里闪烁着玄妙的幽光,但是蛰居于掖庭永巷的媚娘无缘读到它。

到学校,周《秘记》中作了如此的记载:好吧,爸爸候拉着我唐三代而亡女王武氏灭唐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