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一

"那就等讨论以后再说吧!望儿,来,谈谈最近同学们的思想怎么样,还那么混乱吗?黑板报上还登谈情说爱的诗吗?" 阮祖铨对此心领神会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大泷咏一   来源:袁智勇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那就等讨论那么混乱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说。

那就等讨论那么混乱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说。

阮祖铨对此心领神会。他走出茅厕,以后再说有意在院中大声喊叫道:“严管班!来人给你们号 里的人擦屁股!”阮祖铨接过信来捏了捏,望儿,来,里面硬梆梆的,也觉得有点奇怪,便应和着说:“是他妈的有 鬼,是什么东西呢?”

  

阮祖铨说完这两句话,谈谈最近同匆匆用纸片擦干了屁股,谈谈最近同走出厕所。之后,他折身回来,轻声对 我说:“都出工了,院子里没有人。我叮嘱你两点:一、你一定要放宽心,来不得半点感情 用事;二、你还要提防万一张沪走了,给你罗织罪名——这并不难,什么‘同请反革命妻 子’,‘为反革命右派喊冤叫屈’等等。一句话,眼泪往肚子里流,不能给他们——”他指 了指天,“留下任何一点整肃你的把柄。千万千万!”若不是当时发生了唐山大地震(1976年7月28日),学们的思想我的那篇小说,学们的思想就在窑洞中完成 了——唐山大地震的消息,使我的小说写作中断了,因为这个自然灾害太刺激人的中枢神经 了,它迫使有良知的中国人,把视线的焦点立刻转移到了中国那雪上加霜的政局。记得在唐 山大地震后的第三天,陈大琪把我找到了他的办公室,面色严肃地对我交代了一项紧急任 务:山西发下来通知,每个单位都要有专人负责关注震情发展。我们的中队院外,有一圆口 形的水井,要我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去丈量一次井水的升落情况,并每天作出记录,向中 队汇报。若同一道从天而落的闪电,怎么样,还我的思维立刻被照亮了:怎么样,还“你是姜葆琛?是在清华大学被划 成的右派?早听说你也来到这儿了,只是总在大院外边干活,没能见到你。”

  

三、黑板报上还叔叔剪贴本的创作启蒙,田秀峰老师的创作激励,走出自卑的我终于能对母亲 说:儿子要用另一方面的成绩,为您医疗昔日的伤口……三个老人在另一间屋子坐着,登谈情说爱的诗静待他们的搜查,登谈情说爱的诗我的小儿子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还跑 去帮助他们拾捡遗落在地上的纸片,并伸出小小巴掌:“叔叔!给!”

  

三个老右不能在一起久聚,那就等讨论那么混乱程海炎把点心渣子往嘴里一扬,那就等讨论那么混乱我们各回各的宿舍去了。劳 改队的星期天是最最无聊的时日,没有书看,没有棋下。年老一点的多在炕上缝穷,把衣服 补丁补得层层叠叠,因为天天跟矿石打交道,费衣服费鞋;哪轻的“哥儿们”,则躺在土炕 上侃大山。内容不出两个内容:一吃——聚在一起精神会餐,从全聚德的烤鸭、东来顺的涮 羊肉,到西四牌楼的炒肝、东四牌楼的豆腐脑,一边谈着一边蠕动着喉头,把馋水咽下肚子 去似乎也是一种精神享受;二色——流氓对女性的专称为“圈子”,他们谈女人的胸脯、屁 股、大腿……语言下流淫秽,不堪入耳。所以每到星期天,我常常坐在房檐外,眺望铁丝网 外的青山,如果是晴天,从这里南望,能迷妹蒙蒙地看见长城。往西看是山,往东看是山, 往北看还是山,使人倍感天空之大,生存空间的狭小。据这里的一个老号告诉我,在劳改部 门,他到过一个特殊角落,那儿是男囚和女囚的精神病院,里边关着一些男疯子和女疯子。 有一度他曾在那儿值班把门,一天管女疯子的女劳改队长跑来求援,她说有一个女疯子用扫 帚沾上黄屎,满院子追打同伙,连女队长也不敢接近她。这个老号进了院子就吓了一跳,原 来这个女疯子浑身一丝不挂,高扬着手中的屎扫帚,追打着犯有精神病的同伙。见此情景, 他退了出来,但女队长对她无奈,还是命令他去把她逮住,这老号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干 这份差事。几经折腾,那女囚虽然抹了他一身臭屎,但他终于从身后拦腰抱住了这个犯有疯 癫症的女囚。那女号自己也弄了一身黄屎,她被几个人强按住,穿上了精神病患者穿的紧身 衣,绑在特制的床板上了。她叫着。骂着。当她折腾得没劲的时候,就反复唱那支歌:“社 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这时,那女劳改队长才告诉他:“甭理 她,这是个极端反动的臭右派。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讲 的那个疯癫了的女右派,使我本能地想到了妻子张沪。还没有被送进“大墙”时,她已经自 杀过一次,她能经受得住劳改队的种种精神煎熬吗?!

散会之后,以后再说我特意把他找到监舍后边的一个无人的角落,以后再说对他进行了一次规劝。我说: “天下只有一个政策,那就是党的政策——在北京是一,到了边疆不可能改为一加一等于 二,或者一减一等于零的事情。你要三思而行。”我们等待着她的消息。我甚至认为肇事单位即使出于低标准的人道主义考虑,望儿,来,也会答应 下来的。因为这只要几袋水泥,望儿,来,几个工匠浇灌一下,并不需要多少成本。但是两天之后,晓 英慌慌张排地跑到老右的休息室,告诉我们说:“真糟!报社×问我为什么早不提出这 个问题,偏偏现在才提出来。我……我……这个人不会讲话,说到听你们谈起沙军生前有这 个要求。×顿时火了,说这是右派搬弄是非,还要找你们个别谈话哪!这可怎么办?”

我们队属于大田队,谈谈最近同干的是挖沟开渠一类的活儿,谈谈最近同间或也到田野里收割稻子或砍高粱。 到这儿不几天,就听见一件这样的事儿:有两个莱园队新号,偷拿黄瓜带回宿舍的手段令人 心颤,甲和乙各把一条拉秧的黄瓜,塞进对方的肛门里去,以躲避回宿舍时的检查,偷拿手 段如此下流,但还有能识破这种下流手段的岗哨(此工作由改造中的“积极分子”承担), 这两个人被脱下裤子,从肛门中各被拽出来一条黄瓜。乍听到这条新闻时,我不相信它是真 的,后被莱园队的一个老右证实——他亲眼目睹了这个悲凉场面。我们对此都不以为然,学们的思想但是小队长王贵峰的内心深处,学们的思想却显然与陆、郑的情绪脉络相 通。限于他是我们的头人,不大方便表达他的真实想法,便拉开棉被要我们早点休息。他 说:“你们无论做活梦死梦,不如我这个大老粗无梦。梦是啥鸡巴玩艺儿,它是画中的烙 饼,纸上的媳妇;既不能吃,也不能陪你睡觉;不吃饱不了肚子,媳妇不跟你一被窝亲热, 你就永远有不了娃儿。”说着,他把那身绽露出棉花、早已褪了色的破绿军装一扒,钻进了 被窝。

我们久久相对无言,怎么样,还好像成了一对儿哑巴。我们就这样分手了——因为我们有劳动任务在身,黑板报上还不能前往送行(这一别就是13年,黑板报上还 当1979年他平反从新疆回来路过北京时,曾到我家小坐。他十分悲愤地告诉我,他不该头 脑发热去往边陲。他的爱巢早在前几年已然自焚——因为他并没有因为去了那儿,而改变任 何东西。待他归来时,他曾去杨家看望已然与他分手的爱人——她在中苏友好医院外边给医 院看自行车。悲乎)。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   sitemap